第二百三十七章 至 作者:徐家小妖    錄入:菲菲    更新時間:2019-05-24
  •     暗奎強忍心中的激動,認真的對云落道謝,“謝謝大人原諒,只是大人大度不計較,暗影族卻不能不在乎,暗影族儲存了幾滴靈髓,愿獻給大人賠罪!”

        云落擺擺手,“這些就不必了,我今天來事通知你們,夢魘族領地的主人已經換人了,夢魘族以后不成氣候了!”

        云落的話讓暗奎一愣,果然自己猜對了,夢魘族落敗了!

        即使猜到了結果,但是經過云落證實,還是讓暗奎愣了一下,悄悄的打量了一下云落一行人,心中升起了疑惑,這行人到底什么來歷,這么兇殘,僅憑借幾個人而已,就把夢魘族干掉了,實在是不可思議!

        云落說完之后,就帶人離開了,他們還有別的事,沒有時間浪費在這里。

        離開之后,云落幾人忙過了半天,給夢魘族領地設置了一個禁制,禁制出入,然后才離開荒古大森林。

        離開的時候,云落發現,荒古大森林還是一如往常的平靜,消失了一個夢魘族,并沒有引起什么變化。

        不對,變化是有的,但是跟夢魘族無關,劫氣濃度上升,對于修為低下的荒古生靈影響很大,經?;岱⑸逋?,一路走來,云落已經見到五六起戰斗了。

        “姐姐,

        靈芷的話讓云落動作一頓,想了一下,然后開口,“劫氣的影響肯定有,等到濃度增加到某種時候,想必就是我們也會受到影響!”

        “不過不用擔心,只要擔心穩固,應該不會出什么大問題,就當作一場歷練了!”

        云落沒有說出的是,這劫氣對它并沒什么影響,作為盤古族人,完全可以把劫氣轉化為混沌之力吸收。

        不過,這些事自己知道就好,說出來就太遭恨了,有些事情,就算所有人都知道了,自己也不能承認!

        靈芷聽到了云落的話,認同的點了點頭,對于劫氣,她不怎么了解,如果真的像七寶說的那樣,劫氣還真是磨練自己的好東西,不過,荒古生靈就倒霉了。

        “唉,荒古劫氣彌漫,看來,平靜不了了!”

        云落搖了搖頭,“這是肯定的,即使沒有劫氣,也平靜不了了!”

        云落說完,就陷入了沉默中荒古,真的變天了!

        出去的路一帆風順,并沒有遇到什么麻煩,云落一行人就離開了荒古大森林。

        云落眺望前方,目之所及,是一條條彎彎曲曲的路,回頭問靈芷,“靈兒,你們的族地在哪?怎么走?”

        “我們族地在無妄森林,在東大路,與荒古大森林相距不遠,越過玄玄山脈再走一段路就行了!”靈芷笑瞇瞇的回答云落。

        “哦,那就沿著這條路走吧!”云落用手指著中間的那條路說。

        然后一行人就沿著路前進了。

        荒古真的變天了,短短兩天的時間,云落已經感受到了荒古大陸的不同。

        短短兩天,劫氣的濃度上升了足足有一倍,荒古到處都充斥著這種負面能量,而受此的影響,整個荒古都處于一種詭異的氣氛中。

        這兩天里,云落遇到過十幾次奪寶殺人的人,甚至還遇到過兩個族群的大械斗,一路都彌漫著血腥味,而令人恐懼的是,這些異常偏偏沒有人察覺,深處劫氣中的荒古生靈,仿佛受了什么蒙蔽,就是感受不到異常。

        靈芷和小白也是這樣,并不覺得哪里不對,云落提起的時候,他們不以為意,還反過來勸說云落,荒古向來時這樣,殺人奪寶的事情屢見不鮮,并不奇怪!

        辯不過靈芷和小白,云落把視線看向七寶,“七寶,大劫已經開始了?”

        七寶沉重的點了點頭,感受著彌漫的劫氣,嘴角升起一抹淺笑,眼睛里閃過一絲期待。

        解開封印的契機快要來了!

        云落看到了七寶的反應,看到她點頭后就知道大劫來了,但是隨即的興奮和期待是哪樣?七寶這家伙,總是這樣,讓人捉摸不透!

        “七寶,我們需不需要準備什么應對荒古大劫,不是有很多頂級種族都開始準備了么?”

        云落小心翼翼的試探,他總覺得七寶這家伙知道些什么,偏偏嘴巴嚴,什么都不肯透露!

        “可以,水,食物,藥材,武器,衣服,方方面面,都可以準備?!彼低暾餼浠?,七寶又想了想,補充了一句,“盡可能多準備!”

        邪喏聽聞,也贊同的點點頭,“對,盡可能多準備,有多少預備多少,在過一段時間,就沒什么機會了!”

        云落心里一頓,“哥哥,你這句話是什么意思,荒古大劫大地有什么?”

        邪喏揉了揉云落的頭發,“以后你就知道了!荒古大劫,不止天災,還有人禍!”

        云落聽聞,撇了撇嘴巴,就知道會這樣,關于荒古大劫,不管是七寶還是邪喏,都不肯透露半分!

        靈芷和小白一直走在最前面,或許是因為要回族地,兩人格外興奮,一馬當先的在前面帶路,恨不得飛回族地。

        突然間,靈芷回頭向云落喊,“姐姐,不好了!”

        說完后,立刻跑回了云落身邊。

        云落不解的看著她,“怎么了?出了什么事?這么緊張?”

        說完,云落擦了一下靈芷額頭上的細汗。

        靈芷神色慌亂的說,“姐姐,我們恐怕沒辦法繼續趕路了,說不定我們只能回頭了!”

        “我在前面發現了很多尸體,死像很詭異,只剩下骨頭和皮,像是被什么人直接抽取了生機似的!”

        云落疑惑更甚,“這跟我們趕路有什么關系!”

        靈芷咽了咽口水,艱難的開口,“前面已經沒路了!”

        幾人走了兩天,因為靈芷和小白著急的原因趕路很快,已經有了一千多里,快接近玄玄山脈了!

        云落并沒有明白靈芷的意思“沒路了是什么意思?”

        她的視力很好,遠遠望去,還能看到前面的玄玄山脈!

        “這里的路突然斷裂了,斷裂面很寬,至少也有十公里,斷裂很深,只看到漆黑的一片,看不到底端都有什么!”

        靈芷的話讓云落一愣,然后她就立刻去前方探查了,看著眼前的深坑,眼睛里盛滿了疑惑。

        “怎么會這樣,看著斷裂的痕跡,應該就是這就好的事情,怎么半分動靜都沒有聽到呢!”

        靈芷聽后,搖了搖頭,“可能是天災,不然不可能弄出來這么深的痕跡,就像是從地底冒出來的裂痕似的!”

        靈芷的話剛說完,就聽到了小白的驚叫,“靈兒,云落,你們看對岸,全是密密麻麻的噬靈蟲!”

        云落聽到后仔細的看了一些,果然如此,對岸遍布了噬靈蟲,噬靈蟲吸食了太多的本源,對岸已經是死氣沉沉的一片了。

        云落回過頭,看向七寶和邪喏,“哥哥,七寶,你們知道這是什么情況么?噬靈蟲怎么這么快就蔓延到玄玄山脈了?”

        她清楚的記得,前幾天還遇到一個玄玄山脈的生靈,可憐這條裂縫絕對是剛剛出現的。

        七寶和邪喏雙雙點頭。

        云落巴巴的看著兩人,想聽他們的解釋。

        七寶沉默了一下,然后開口,說,“這就是劫,荒古大劫,現在只是剛剛開始而已!”

        七寶這似是而非的話,讓云落很不明白,嬌嗔的看了他一眼,說,“你要說就說的明白一些,不要老是說的這么含蓄!”

        邪諾聽到后笑了,說,“妹妹,這已經不含蓄了,七寶剛剛說這才是開始,說明以后還會有更加詭異的事發生,不要再糾結這些小事了!”

        云落白了他一眼,埋怨道,“還不都是你們,說話老是一半一半的說,都不講明白,讓我怎么理解?”

        然后,幽怨的看著兩人,控訴的說,“問過你們好多次荒古大劫的事情,就是不告訴我,我也只能自己胡思亂想了!”

        邪喏尷尬的摸了摸鼻子,“我們有自己的苦衷不能說,能說的肯定會告訴你,不能說的就是不能說,不過你不用擔心,如果真的危害到你的安全,我們肯定會說的!”

        邪喏心里也無奈,如果不是太古生靈摻和,他肯定會把所有事情告訴云落,但是,自己身為太古生靈的一份子,對于他們的復仇,即使不插手幫助,也不能拖后腿,不先耗盡荒古生靈的實力,太古生靈復仇付出的代價太大了!

        云落很不甘,又一次的失敗,讓她很沮喪,他這次真的死心了,放棄了,從七寶和邪諾那里打探消息的打算。

        然后轉過頭,看一下靈芷和小白,說,“既然前面沒路了,我們換條路走吧!”

        靈芷點頭,此路不通,只能改到,只是,這是到族地最近的一條道路了,如果改道,恐怕要多走很久了。

        看著這幾天異常的現象,靈芷也不敢保證路上會不會有意外,萬一再像現在這樣,改道多少次都沒有什么用。

        想了又想后,靈芷覺得跟族地聯系一下會更好,然后就隨意的找了一個探路的借口走遠了。
    快捷鍵提示:“<-”健返回上頁,“回車”鍵回書目錄,“->”健下一頁
    上一頁        回書目        下一頁
彩票49选1怎样买可以稳赚 老时时后不定位胆 千炮捕鱼 篮球比赛 pk108码滚雪球计划 飞艇计划六码预测 腾讯分分稳赚投注 时时彩稳赚平刷技术 pk10刷水方案 重庆时时大小技巧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app 重庆时时三星单选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5星人工计划 时时彩平投1:1盈利技巧 重庆时时彩官方手机版 新疆时时开什么时候